第6章(1 / 2)

第6章

民政局出来,沈湘跟傅少钦告别:“傅先生,下午医生不让探视,我就不跟你回去了,明天上午我再去看望夏阿姨。”

她向来识趣。

不在夏阿姨跟前时,她会主动跟傅少钦拉开距离。

“你自便。”傅少钦冷淡的道。

沈湘一个人走了。

车内,严宽问傅少钦:“四少爷,您不怕她逃走?”

傅少钦轻蔑冷笑:“逃?她要真想逃,哪里还会到我常去的餐厅当服务员?又怎会来到我母亲这里借钱?前两次的逃,无非是为了提高她自身的价码而已。”

严宽: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“开车。”傅少钦说。

车子从沈湘身边扬长而去,傅少钦看都没看沈湘一眼。

沈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居所。

刚到家门口便被一个人拦住:“沈湘!你果真藏匿在这一带。”

竟然是林汐月!

两年前,林汐月因私生活混乱被一个又老又丑的猥琐男施暴一半时,趁男人不防备,林汐月用高跟鞋砸穿了那人的脑袋,那人当场死亡。

为了给林汐月脱罪,林家把沈湘灌醉之后悄悄送到精心伪造的现场。

因此,沈湘因过失杀人罪被判十年。

林汐月则躲过了牢狱之灾。

想起这些,沈湘想把林汐月掐死的心都有了。

她冷淡的看着林汐月: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

林汐月更加得意了:“沈湘,你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吗?城中村,南城仅有的一块城中村,这里住的最多的就是站街女,在这里找一个站街女五块钱就能搞定,一个晚上忙个不停能赚一百块钱,啧啧,好大一笔钱呢。”

“所以,你是专门向我炫耀你一个晚上赚了一百块钱来了?”沈湘冷冷的反问道。

“你!”林汐月抬手就想打人,手扬一半她又停下来了。

她笑吟吟的道:“哎,差点被你气糊涂,告诉你,我马上要结婚了,家里要装修,佣人们收拾垃圾的时候发现有几张你和你母亲的照片......”

沈湘急切的问道:“我母亲的照片?你别丢,我去拿回来!”

母亲已经离世,余下的照片肯定弥足珍贵。

林汐月不冷不热的问:“什么时候去拿?”

“明天下午。”

“就明天下午!否则,那些垃圾多在我家一天,都是污染!”说完林汐月踩着高跟鞋得意的离开了。

林汐月走了没多久沈湘便睡了。

她现在是早孕期,又奔波了一天特别疲累,她想早点休息明天早起去医院做孕检。

翌日,沈湘早早来到医院彩超室排队,前面还差一个人的时候,她接到了傅少钦打来的电话,沈湘接通:“傅先生什么事?”

电话那端,傅少钦一贯冰冷的语气:“我妈想你了。”

沈湘看前面排队还有一个人,算了下时间她说道:“我一个半小时能到医院。”